ST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回复: 1

[夫妻] 云南嵩明的换妻会所

[复制链接]

6111

主题

6601

帖子

550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00
发表于 2020-6-3 00: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当想起16年9月份的那次聚会,总让我肾上腺素不断分泌,留下了非常多的遗憾,更留下了我第一次参加聚会的强烈的体验。
那是在今年7月份的一天,我在昆明官渡区的一个朋友铺面聊天,他告诉我有个朋友在嵩明(距离昆明40公里)开了一个夫妻会所。我当时对这方面特别有兴趣,就默默的留下了电话(直接让朋友带去玩羞于启齿),出了朋友铺面,我就立即拨通了那个会所朋友的电话,他很谨慎的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告诉他是我这个朋友给我的电话,他才放下一点戒备,我问了几个问题:1、是怎么个玩法2、有什么规矩3、收费,他跟我讲来的时候必须是带老婆来,单男不接待,其他规矩就是不能强迫别人和不许拍照。
我当时就问他什么时候来好玩,他告诉一般周末,有10来对夫妻,平时只有4、5对。开车来的要把车停到一个停车场然后步行进去,许多交待,结果过去的时候后来还有个小插曲。

话说当时我电话打了过去之后,我就开始计划尽快能够成行,在这里先交代下我和老婆的情况,我和老婆今年45岁,结婚已经16年了,都说学历越高,越对传统道德不屑,这句话很对我们的胃口,过去几年我们曾经想参加类似的夫妻活动,但是都被各种心态克制了,这也是群里许多夫妻的共性,第一、害怕做了以后会离婚;第二、怕被熟人知道,影响正常生活;第三、怕染上病;第四、怕遇人不善,总归就是这几点吧,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以上几点让我们从有这个想法一直拖到那天听到会所的消息,我觉得才真正意义上的有了去的动力。我是一个三甲医院的医生,老婆是X单位幼儿园的老师,那天回来后我就慢慢的做老婆的工作,她一开始是绝对不答应的,后来我告诉她,进去后没人强迫她,她可以只看不做。


很开心看到有云南朋友回复,回帖是我发帖的动力啊!
继续发帖。。
她犹豫着一直不答应,晚上梳洗完毕上床后,我就继续开导她,这里传授一个经验,女人在前戏期间,你但凡说一些淫秽的词语,一般都会更加动情,结果不出意外,模拟着还有许多夫妻的场景,那晚上做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就在我深插的瞬间,老婆答应了。。。。
事情总是有两面,一面好,一面坏。就在行程定在9月的一个周末后,天气一下子就变得阴雨绵绵,云南的天气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但是一下雨就是冬天的感觉,虽然是9月份,但是连续几天的阴雨,空气透着丝丝的寒意,心情也格外的糟糕起来,心里担忧着会不会去到那里没有别的夫妻或情侣,希望越大失望也变得越大。
为了这次去嵩明会所的聚会,我特地买了两付眼罩,还有一盒杜蕾斯,幻想着各种艳遇与淫乱的场景,在周五的四点我和老婆从昆明出发了。
嵩明位于昆明的东面,是一个有着悠久性史的县城,据文字可考,自汉代开始嵩明县春分节气一到,民间便有踏春野合的风俗,踏春不稀奇,奇在野合,也就是野外男女成双成对的交合,直到翌日,凡交合者多为同乡,无分老幼,男女只要有战斗力,一概野外见。这不是我在这里乱说,是真有此县志可考。
我和老婆一路驱车直接到了嵩明,下收费站后,我立即拨通了上次会所朋友的电话,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

电话刚打过去就被接了,我懵了几秒钟,之前的说辞一下子全忘记光了,结结巴巴的又表明了一下身份,对方很爽快的就把地址告诉了我,车沿着省道蜿蜒前进,走了大约5公里的时候在公里的右侧见到了电话里说的一个堆建材废料的场子,里面稀稀拉拉的听着几辆车都是云A牌的,车停好了我就打电话给会所的朋友,他说一会有车会来接我们,于是我和老婆坐在车上等,这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雨已经停了,在这远离城市的村边停车场,我们坐上了接我们的一辆微型车。上车以后就感觉司机在一直绕,一会进到村里一会又出来,各种羊肠小道,我是越坐心理越发毛,老婆看我神色不对,使劲的用手捏我,我忍不住就开口问司机路还有多远,司机说就到就到,可眼前哪里有什么合适的建筑啊。。终于在一个三层建筑的地方停下来,车刚停稳,司机就开口要车费100,这时候我老婆一下不乐意了,一下就和司机争执起来,司机就问我们是不是第一次来,我说是的,他说那你们是不懂规矩了,我当时那个心情啊。。。哎,老婆就说不玩了,死活不进去了,我足足劝了10分钟,才进入那个有院子的三层楼。


接上,继续更,各位狼友多谢对我的支持,帖子内容完全真实,接下来出场的有公职人员请大家不要人肉,盗亦有道,请勿对号入座。
这个会所建在离开城区的乡下,从省道岔下来估摸有2-3公里,旁边有个果园,独门独户的一个三层楼院落。门口看不出什么端倪,很是普通,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再次拨通会所朋友的电话,过了几分钟人就从大门里出来,个头不高,胖胖的一个,和气的把我和老婆请了进去,一进院子就是个有假山的水池,过了水池上的水泥小桥,就来到一层的侧门,在门口会所朋友没有马上开门让我们进去,而是再次询问我们是否知道进去后的规矩,我说是不是不能强迫别人做,还有就是不能拍照,他说差不多吧,然后又说了几条:不能带手机进去,不要询问对方的任何信息;我的理解就是,只能肢体语言了,其他都废什么话,呵呵。之后让我交了800元的费用,两个人一人400,里面的所有消费都一律含在里面了。
进去后里面有个小弟模样的服务生,迎着我们就鞠躬然后带我们去浴室更衣洗澡,浴室是男女分开的,其实就是两个莲蓬头,不过装修还是不错的,墙面上都是用锦缎包着的软墙面,洗完澡后,换上浴袍,神情激动的就走了出来,门口摆放着一些面具,挑了一个合适的就带上了,抽着烟就在门口坐着等老婆出来。
老婆出来的时候非常搞笑,她还继续把原来的衣服全部穿戴整齐,然后远远的观察着我,应该是没有认出我来了,我趁机就逗弄了她一下,等她漫步走过去,一下从后面双手狠狠的捂住了老婆的一对奶子,接着用嘴含住她的耳垂,舌头不断的挠她的耳朵,没想到老婆完全没有太多抵抗,真TM是个骚B。

事后老婆说她知道是我在摸,其实那只是一种推托,我也不去说破,很多女人只要第一道防线被突破,基本就是心跟身子走了,怎么舒服怎么来。摸了几下,老婆挣脱出来,我忍不住笑出声,老婆又是羞涩又有点兴奋,接着又是回去更衣间换衣服。
一楼大厅里已经坐着,站着好几对夫妇了,光线不是很明亮,都是昏黄的壁灯反射出橘黄色的气氛,大家都穿着白色的浴袍不怎么说话,空调开得有点热,浑身上下有些燥热,就这样尴尬的等了大约20分钟,会所的那个朋友笑眯眯的进来也不和谁打招呼,打开一个酒柜,招呼着我们就开起了红酒,说实话这红酒也就几十块的那种成色,不过大家都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嘛,这是个调节剂。喝起了酒,有几对夫妇开始互相攀谈起来,不过大家都带着面具,实在是很难分辨之前的谁是谁。我和老婆一直没有和人说话,只是默默的坐着喝酒,观察周围的状况。大厅有2个沙发一个躺椅,中空二楼是个复式结构,我这时才发现上面也有人在二楼站着向下观望。

当时外面又开始下起了小雨,一楼大厅的落地窗渐渐蒙上了一层水汽,人在下雨的时候,尤其是在屋内,听着雨声看着雨点在窗户上不断溅落会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和安全感,此时此刻,大部分人已经喝完了杯里的红酒,我在想,难道是要大家都豪饮后借着酒精的冲动在这大厅里“厮杀”不成?若真如此不大现实吧,规矩就是不能强迫别人,怎么能借着酒性乱来嘛,正在想着这个问题,突然灯光暗下,另外一组射灯配合着DJ的音乐闪烁起来,人群开始慢慢聚拢,有的拿着酒杯,有的拉着自己的女人,开始舞动起来,整个一楼大厅一下子拥挤起来,原来在二楼的人也纷纷下楼,人数一下子到了16个,不会错,是8对。人们在热舞中渐渐离开了原来的伴侣,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在灯光闪烁的间隙上下其手,试探性的去触碰陌生异性的性器官了,音乐一波高过一波,大家的情绪和性在酒精和音乐的搅动下越发变得放肆。

16个人穿着浴袍在音乐和酒精的蛊惑下,总有一两个人会先吃螃蟹的,在舞动的身躯中,一个男人率先把浴袍的带子解开了,这位男子居然没有穿会所里的纸短裤,而是一柱擎天笑傲嵩明,用那根看上去有点滑稽而使女人充满想象力的阳具,配合着DJ的音乐,使劲的甩着节拍,大家一片哄笑中,更加放肆的对身边的异性上下其手,有一两个女人的浴袍也解开了,露出白晃晃的奶和发硬的奶头,随着音乐摇晃,在此期间,不乏胆大之徒用手,用嘴或抚摸、或撩拨,或含住,然后就是女人们的浪笑与手臂的遮拦。热场的音乐结束了,灯光又明了起来,这不合时宜的打断,让很多人都发出了抱怨的声音,就在这时,音乐转而变成慢三,大家会意的开始互相挑选舞伴了,我努力的去寻找我老婆的影子去根本找不到,灯光再次变得昏暗起来,贴面舞会正式拉开序幕,说实话,此时此刻,我最挂念的还是老婆,虽然从内心深处对她与别人发生关系是否能够接受还不能给出答案,但在如此混乱的舞池里,我还是希望能够把她拉来身边。
当我抬起头,一下就发现了有一个人站在二楼的扶梯上正在向下张望,三步两步我就踩着厚厚的地毯来到楼上,楼上有3个房间,外面是一个小休息厅,同样放着两张躺椅和一组沙发,等我走近看时才发现,这正是我老婆,我慢慢的从后面抱住老婆,含住她的耳根,两只手温柔的搓揉着她的乳房,此时老婆的浴袍已经被我解开,我们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我老婆的乳房呈现在众人面前,而楼下的春色也绝不比楼上的差,大部分人已经解开浴袍,或含蓄或粗野的把玩着异性的生殖器。

楼下的舞会还在进行,我TM第一次在如此霏糜的音乐声里而且还是在周围有人的情况下,肆无忌惮的玩弄我最爱的女人,二楼的沙发是猩红色的皮质沙发,我老婆此刻已经不再矜持和拒绝,任由我的阳具在她下体放肆的舞弄,就在此时,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走了过来,他蹲到了沙发旁边,直言不讳的问了我一句,大哥,能一起玩吗?看着老婆那骚娆的红唇,我把心一狠,点了点头,那个男人仿佛上了发条一般,一嘴就含住了老婆的左乳,另一只手慢慢揉捏着另外一只柔软的乳房,老婆一下子身体硬了起来,更加配合的用身体去讨好两个抚弄她性器官的男人,下面也愈发的夹的更热,约莫一分钟的样子,那个面具男,公然把硬邦邦的阳具放在了老婆的脸上,老婆并不羞涩的用右手拿起了那根阳具,努力的用舌头不断的舔湿那已经青筋暴涨的阳具,然后深深的含入口中,仿佛害怕会丢失一样,人生的第一次就这样画上了第一道颜色,我满怀妒意的不断抽插,看着这原本藏在深闺的女子原来也是如此的骚娆不堪,更加猛烈的抽插起来,沙发本是孤立的,根本禁不起我这里用力的推搡,只几下就离开了原来的位置,顶到靠门的墙壁边,也在此时,楼上另外的三个人也向沙发方向走了过来,灯光的原因,只能根据个头和身材勉强辨别出性别,两女一男。


0

主题

10

帖子

0

积分

VIP会员

积分
0
发表于 2021-4-14 14:27: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继续更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TS  

GMT+8, 2021-12-2 00: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